Antis

一个无聊时产文的coser

密林父子小甜段2

lof主求关注,微博@磺基琥珀酸钠,然后评论才是动力啊各位!!!!

各位情人节快乐么么哒!有喜欢的欢迎私信故事走向!!!

他以一种近乎咄咄逼人的气势逼近莱格拉斯的脸,近到能数清儿子浓密的睫毛 。

莱格拉斯做好了接受狂风暴雨洗礼的准备,稍稍后退了一点,拉开两人的距离 。

不料瑟兰迪尔话锋一转,不提刚才的事 。不经意的一瞥却看到了莱格拉斯手上细小的伤痕。 “你的手怎么了?”

“做手工时候……”莱格拉斯看看手上的小 伤,“没事的,您不用担心。”

“哼,给陶瑞尔的礼物?”瑟兰迪尔从藤椅 上站起,压制性的身高优势顿时让他的气场上了好几个台阶。背对着莱格拉斯 ,使人无法探知他的表情。他语气里满是讽刺,还夹杂着一句冷笑。

“不是的,是给您……”莱格拉斯欲言又止 。

“给我?”瑟兰迪尔回身微微歪头,眉间又 起了那道悬针纹。

“今天是人类的情人节,父亲。”莱格拉斯站起身,那是和瑟兰迪尔相差半个头的高度。看着瑟兰迪尔的脸又转回去看着窗外的风景,他扭扭捏捏没了下文。

瑟兰迪尔没有开口,半个字也没有。他在等待,等着莱格拉斯说接下来的事。

莱格拉斯当他是默许自己继续下去。等了半晌,他绕到瑟兰迪尔的面前。

深吸一口气,莱格拉斯低头牵起瑟兰迪尔的左手,皱眉看着人戴满黄金宝石的手,固执地摘掉左手无名指的一枚将自 己准备好的给人戴上。

并没有昂贵的宝石装饰,那只是一枚用藤草编成的简易戒指,上面还有一颗青涩的浆果作为装饰。

莱格拉斯俯身,轻吻瑟兰迪尔即使历经千年也依然细嫩的手。

“情人节快乐。”

瑟兰迪尔半晌都没反应过来,眼前的人既熟悉又陌生,他的身躯已经长大,快要赶上自己的高度,他已经会自己编上 辫子,他还学会了…编戒指。

短暂的感动过后,是盛怒。

当瑟兰迪尔反应过来莱格拉斯想要表达 的意思之后才开口。他紧紧盯着莱格拉 斯因喜悦而显得亮晶晶的眼睛,问,“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我很清楚,父亲。”莱格拉斯无所畏惧的对上瑟兰迪尔的目光,“我想要您。”

短暂的沉默过后,瑟兰迪尔瞳仁一眯, 修长的手指拂过一旁的桌布,透明碎片和红黄交杂的液体铺了满地,声音如鸣 珮环般清脆。

“你自己想清楚,什么样的话才是你该说 的。”瑟兰迪尔拂袖转身,身影消失在门外之前只留下这么一句话。

【雪人】2

lof主求关注!!!!渣浪也求!!!!@磺基琥珀酸钠!!!!然后求各位多给点评论啥的!!!!我之前的那篇小黄(x)文←小甜文有想看后续的评论!!!!评论!!!!评论才是动力!!!!

最近太忙了就没写太多!!!

这篇有前一部分【雪人】1
欢迎戳lof主页查看√

好了下面是正文↓

很快,冬天过去了,春天到了。

瑟兰迪尔思念的心绪没有半点平复,反倒担心起那个孩子。他是不是按时吃饭 ,有没有换上薄些的衣服,他俊美的脸上有没有因作战留下的伤痕?

梦里,他依旧会梦到他稚嫩的孩童模样 ,重复着那句话。

夜半惊醒,他踱步到窗口,窗外空地上只剩下那片绿叶挂件和被水浸湿又风干 了的外袍。

西渡之后的你,可曾怀念我。

(写在前面的!!!!

lof主求关注啊!!!!

渣浪微博也求关注啊!!!!

渣浪:@磺基琥珀酸钠

可以翻翻lof主之前的两个段子啊!!!!

有不虐的啊!!!!)

时光将我的绿叶打磨成闪亮的钻石,他却再没有拥抱过我。如今,怀念他的方式,就是伸出手,重复着与他临别前的姿势,感受着当年的经过空气传递而来的他的体温,尽管微不可感 。

我曾为绿叶深爱着人类而担忧,怕他挨不过短暂生命逝去后年复一年的寂寥, 却未曾料想他离开后自己的孤独。 我的绿叶,除了临行前的回眸,没有再给我留下其他的回忆。

精灵的永生使得他成年之后个子不再长高,始终比我矮半个头,他还曾为此与我吵了一架,后来也就渐渐不在意了。 我现在忽然开始庆幸他没能再继续长高 ,这样我才能将他完全的收在怀里,尽管我再没有机会完成这个愿望。 密林里最美的那片叶子,我想你大概还没有忘了我,希望你在闲暇时能够想起我,不必回来探访,我不会领你的情。


祝你幸福。


密林父子小甜段

这是幽暗密林一天中唯一阳光充足的时间段,天然延伸出的露台上弥漫着经由阳光炙烤过的玫瑰散发出的淡淡香气,白藤编织的躺椅上是瑟兰迪尔美好的身躯,沿着躺椅流动的曲线舒缓地展开,经盘错交织的树枝过滤过的阳光在其身上投下大小不一的各式光斑,深色外袍上华丽而又繁杂的暗纹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灵动起来。一只手随意的搭在小腹,另一只垂了下去,指尖与地面的距离不过一片叶子,手边一本翻开的精致的书,显然是自手中掉落的。


昨夜的宴会使他过于疲惫。


半开半掩的大门外一抹墨绿色的身影,那是借着正午阳光撩拨人倦意时偷偷溜出去打猎的莱格拉斯。一身整齐的装备衬托着他修长的身材,也显示了他刚刚的行迹。小心翼翼的摘下背上的箭筒,他蹲下身把箭筒放在地上,唯恐发出声响惊动了他的父亲。蹑手蹑脚的侧身从两扇雕花华丽的门间挤过去走到君王面前,他几乎要窒息,为这过窄的两扇门间的距离,也为眼前过于宁静而美好的景象。


他的时刻惦念的父亲,幽暗密林的君主,此时此刻正躺在他面前,毫无防备。自成年后,与父亲分房睡,他便很少与父亲有交流,大多数时间是“莱格拉斯,该去练习射箭了”或者“带他去书房反省”之类的命令。藤椅上的精灵王睫毛微颤,似乎梦中有什么令其情绪波动的情节出现,薄唇间的阴影微微带些弧度,白皙的颈部皮肤随呼吸的起伏在衣领间若隐若现,贴身剪裁的衣服熨贴在身上,勾勒出那近乎完美的曲线。这一切在任何精灵眼中都是美好的,更何况对于莱格拉斯来说,瑟兰迪尔是他的父亲,一个将他从小照顾到大的人。


莱格拉斯俯身,捡起瑟兰迪尔手边的书放在一边的树脂矮桌上。随手捡了把椅子坐在父亲身边,为他把胸前凌乱的发丝拢到身后。今天的父亲,没有戴着那象征权力的王冠,平日里的疏离感似乎减少了不少,大概是受到这力量的蛊惑,莱格拉斯做出了之后让他一直后悔的一件事——他亲吻了瑟兰迪尔的唇,尽管只是轻轻的一下,旋即便离开了,他依旧十分后悔。


成年后他再没有与瑟兰迪尔有过亲密的接触,这一吻,像是越过了禁忌的分界线,心中的那份感情开始逐渐明了。

更让莱格拉斯后悔的是瑟兰迪尔接下来的举动。当父亲清澈的苍冰之瞳中倒映出他微微泛红的脸颊时,他险些从椅子上摔下去。

“Ada……”一时语塞,莱格拉斯叫出口的是这个他多年未出口的称呼。

“你什么时候醒的?”迅速调整状态的莱格拉斯问到。经不住那绝美无双的眸子的拷问,他转移了视线试图掩盖慌张。

“从你在门口把箭筒放下的时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