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is

一个无聊时产文的coser

【铁虫】《成年》

♡ooc有,自行车有
♡喜欢请给我评论!我很喜欢和你们聊天!
♡认真的摸鱼

单薄的身躯把喧闹甩在身后,耳膜里充斥着巨大的恐惧,Peter拉扯了一下衬衫下摆,试图回到party开始前体面的样子。
眼神飘忽游走在人群中寻找那颗最亮的星,好在他没发挥魅力或者说是固执,把自己置于一堆心怀各式想法的人中间,不然Peter的计划可能有点难。

一步一步向确定的目标走过去,Peter不知道自己此时的步伐是什么样的,他也无暇顾及这个。盯着对面人端着玻璃杯的手,他有些出神,这只手在为他设计战衣的时候是如何翻飞的,这只手拿过的玻璃杯各种各样,这只手抚摸无数躯体的时候。想到这儿Peter有些气不打一处来,那是他的Stark先生,怎么能搂着其他人……没多远的距离他好像走了一辈子,而且并没有安全到达,眼见着离那个曾经遥不可及的人仅有一臂之隔,Peter脚下一个趔趄,直扑进棕发男人的怀里。

Tony显然没有料到孩子的这招,下意识伸手搂住人腰,平衡算是勉强保住,不至于让人摔在地上,玻璃杯里的酒却是洒了半杯在Peter十分重视的衬衫上。
“Sorry, Mr. Stark.”
“So sorry, kid.”
Tony放下酒杯,随手扯了吧台上几张纸给不知所措的少年按在湿透的部分。

“Mr. Stark,我成年了。”
“噢对,是啊,我送你的礼物你还喜欢吗?”
Peter回头看了一眼门口巨大的玩偶,无奈的回过头来。“我不是要说这个,哦不,也谢谢您的礼物。”
“不是要说这个,那是这场party你不喜欢?”Tony从衬衫上收回眼神,抬头看着一脸严肃的少年。
“不,不是。Mr. Stark,我是说,我长大了,我想撩你。”话音落下的一瞬间,Peter的脸开始发烧,他感觉自己的脸快胀成了个红色的气球。仿佛试图缓解尴尬的气氛,又或许是年青人心中忐忑,他的指腹在经历了几个小时的狂欢后已经不那么规整的半温莎结上流连。
“年轻人总是很有想法,语出惊人,kid.”
“我已经成年了,Mr. Stark!不…我的意思是,您可不可以不要再叫我kid……”
“成年了想撩我,那我们来试试这个。”Tony完全无视了他在称呼方面的请求,握住他纤细的手腕朝着楼梯往上走。常年的与工业品打交道使这位年长人士的手掌略有一层薄茧,加上喝了不少酒的缘故,Tony的手劲儿有些大,这让Peter很不舒服。

成年人的世界就是这样吗?

拉着手腕把人甩到床上,借着惯性Peter几乎是摔了进去。Tony诱人犯罪的手指插进领带扣,熟练的解开,一改刚才的力度,轻柔的给完全懵掉的少年系在眼睛上。

“Mr. Stark…?”

“Honey,你要的成年人行为。”

看着之前无数次在虚拟模型里分析的数据这样真。实的呈现在自己眼前,过分修身的西装裤勾勒出紧绷的肌肉线条,Tony不知道自己是喝多了还是怎么着,咽了咽口水。

“JAR,锁门。”Tony声音低沉。

随后他听见房门轻轻关上。被剥夺视觉后,蜘蛛能力使听觉分外敏感。咔哒,清脆的门锁上的声音。于是那些劲爆的鼓点和缠绵的旋律被隔离,他孤立无援。紧接着是布料摩擦的声音,他已经分不清是谁的衣服,又或者是床单被套的摩擦声。
Peter觉得自己脑内轰的一声爆。炸了,心脏仿佛被穿透了一样的四下透风,给吹得冰凉。

“Mr. Stark,我们这样好像是不对的……”

“嘘……”听者半醉半醒,话语里尾音带着勾人的上扬。

暴露在空气里的双腿因恐惧逐渐降低温度,炙热抵在大腿根部让未经人事的躯体不自觉的颤抖。
“Mr. Stark…”断断续续的呢喃带着些许哭腔和求饶的意味。
“Honey,我就蹭蹭不进去。”他嗓音低沉沙哑,带着酒精气息的温热气体在人膝盖弯来来回回。

Peter不记得他是怎样度过的了,十分钟或者是半个小时,谁知道呢?当Stark先生的灼热液体喷洒在他小腹和大腿内侧的皮肤上时,他大脑一片空白。

是非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只要他的Mr. Stark开心就好。

“Baby,我这样没有犯罪吧,你成年了对吗?”疲惫又粘腻的声音从耳后传来。
他是混蛋吗,这个时候还想着有没有犯罪?

【糖】(儿童节快乐♡)

♡各位宝宝儿童节快乐
♡ooc有
♡是个糖🍬
♡喜欢JARVIS所以设定他还在

过了一夜仍未思索出合适的儿童节礼物,现在的青少年都喜欢些什么呢?揉揉眉心,Tony从柔软的沙发上逐渐醒来,脑海里还被那个该死的鬼问题缠绕着。

时间已经到了,却还没有结果。

眼看着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少年从楼梯上探出头,离他最近的音响小声播报着今日基本情况。
“Good day , Peter . June 1st , sunny outside.”
“Thank you , JARVIS . Good day to you as well. ”他急于结束和这个智能管家的对话。几天之前他便意识到今天是儿童节,而他的Mr. Stark也许会给他一个惊喜。在期待之中度日实在是太煎熬了,如今这天终于到了。

小小的毛茸茸的脑袋在透明玻璃边探出一半,窥视着大厅的动静。Tony又怎么不知道这个毛茸茸的小家伙已经起床了,只是苦于没有准备好礼物,才按兵不动。
两人僵持了半天,没有结果。
Tony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一声,Peter知道自己被发现了,撇了撇嘴不情不愿的走下楼梯。

“Morning , Mr. Stark.”伴随着简单的问候,少年单薄的身躯轻盈的落在沙发的另一端,像是有什么在两人之间隔着似的,他不再靠近。
“你不必坐得那么远,kid.”话音刚落,Tony眼前的身影快速放大贴近,直逼到脸前。
“Stark先生,虽然这样有些不太礼貌,不过我已经想了好几天了,我猜您给我准备了儿童节礼物,对吗?”少年清澈的眼里满盛着希望,整个纽约绝不可能挑出任何一个人可以对这种表情产生拒绝的念头。
若是此时Tony低头,就会发现眼前略带青涩的少年分明的骨节叠在一起,紧紧扣着衣摆。不过,他不会低头,另一人也不会。

也许过了几秒,又或是几分钟,少年眼中的希望没有丝毫减退。该死,他总是这样,一次又一次打破面前年长的人的底线。他发誓,再有一次这样,他一定毫不犹豫的把他压在身下。当然了,上一次他也是这么发誓的。

“当然,我当然给你准备了礼物,只是还需要一点点的时间才能完成。”躲躲闪闪的眼神终于回到正轨,久违的声音打破沉默。
“是新的蜘蛛战衣吗?!”Peter激动得声音都不自觉的提高了些,尽管本来就很大的瞳孔更加放大,眼中的希冀里多了些崇敬和说不清的情绪。

他怎么没想到这一茬儿!Tony在心里把大腿拍青了一遍又一遍。
“没错。”
“谢谢您Stark先生!!”他说话似乎没有停顿,就如同他此时的行为动作。

当带着晨曦温度的唇覆过来,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

“我给您的儿童节礼物,祝您节日快乐!”他笑起来,周围的空气仿佛都染上清甜的味道。

这个世界上还有比甜甜圈更甜的东西吗?应该是有的,他想。

没有糖果和仙女的节日里,我这样想你。

我在儿童和大人的交界处如履薄冰,小心翼翼。

很突然的,发现自己居然在这个时间节点把裙子都卖了,说不上是和童心有关吧,但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童年没有穿过公主裙的弥补,反正,之后就不会再穿了。
小孩子的开心总是很简单,长大了开心就很难。
小时候什么都没有,也没有见过更大的世界,现在有了更宽阔的眼界,欲望也就随之放大了。
从来没什么吃糖的爱好,别人给的糖只是留起来,留到在冰箱上放到过期,或者在口袋里化到粘腻。我听说,小孩才会把别人给的糖当面拆开吃掉,大人总是礼貌的说谢谢,然后把糖放进口袋。我大概没有童年吧。
一边喊着过儿童节,天天说着我三岁,转眼就忙着买职业装了。像是在浩渺星河里抓住一颗有过命交情的亮的星星。

我荒芜又杂草丛生,在月色的照耀下毫无建树,我不停地浪费时间又回头慨叹,循环往复的做着不同的梦。

多谢你还在岁月里爱着我,多谢还有你在背后等我。

【梦】

♡《钢铁侠8》剧透注意x
♡做了一个奇奇怪怪的小梦

梦里在要去参加一个活动之前,英语老师给放了《钢铁侠8》的预告片……
“钢铁战士们卷土重来,他将如何应对!”
一大波第n代仿品攻击大厦,妮妮陷在大厅的沙发里小憩不小心睡过去了,却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切。地下室里的几百个x代成品出动抵御攻击,试图将魔方一样的大厦推回原位,此时妮妮被送到了顶层中心,一个唯一没有被攻击到的魔方块块。这时候他醒了,走到窗户旁,头盔已经在等他了,他戴好头盔,一身装备齐全,破窗而出,急速下坠后陡升,镜头消失在发光的双眼前。

“我是电动优能菲诺斯,你的死亡日期是,今天十八时整。”带着奇艺的淡绿色光芒,一个卷卷头发的小老头,站在离地不远的云朵上这样说。
“No——!!!”镜头向下,妮妮的脸眼角被划伤,周围满是奶色的玻璃碎片(?)。

结尾有《下一节:冬至凝视》

【眠】(钢铁侠&蜘蛛侠)

♡ooc是我的
♡脑洞梦幻产物


一切来得都太离奇,我成了Stark先生——那个我对他的敬仰不止十年的传奇人物。

我像是成了他,又像是他盔甲上的一部分,或者说,他就是钢铁侠,钢铁侠就是他。

我看不清眼前飞快运动的景色,它们无一不像霓虹灯,在我的视网膜上留下模糊的倒影,而后快速消失了。我只知道他在快速的运动,用一种超过我用蜘蛛丝荡来荡去的速度。

最难得的是,我可以对他的想法和他的情感感同身受。比如,我刚刚感受过他第一次穿上战衣时的喜悦,和你我也没有什么区别。看来不论年龄大小,这种感觉都始终如一。哦糟糕——还没有适应战甲,这一股冲劲儿把我掀翻在地,更确切的说,是把Stark先生掀翻在地。还没来得及和头晕的感觉对抗,我就被拽进了一场恶斗。无法分辨敌人是谁,我试图发出声音提醒Stark先生背后有人,却连嘴唇相碰都做不到,更别提振动声带。呼啸的风伴着子弹袭来,意料之外的没有疼痛。试探着睁开刚刚下意识闭上的眼睛,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周遭的风一阵大过一阵。

我很累了,可这仅仅是Stark先生人生中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究竟还有多少他我不了解呢?

一瞬间,我感受到了不安、伤害、痛苦、焦虑,感受到了他的夜不成寐,感受到他胸前的跳动,感受到他站在那个小男孩背后的自信……我感受到所有的他,伴随着温柔的女声。
“我起了,闹钟可以关了。”
还未等抬手,闹钟已经停止。

偌大的寂静压迫着耳膜,似乎有些不平衡。用周身仅有的力量抬脚踩到地上的一刹那明白了什么叫头重脚轻。

镜子里陌生又熟悉的脸让震惊卡在喉咙。

“Good morning , boss .”

《流川》 2


“你今天早晨笑得好好看啊!!!”

面对着苏梦瑶晚上才发给自己的消息大川脑子里却乱得很。

本来几乎快忘掉的事又被提起来,她感觉自己脸上又开始发烧。趴在桌子上半天,脑子里想了无数种回复的方式,最后决定爬起来继续看书。

过了半天,等反应过来时候手机已经在手里了,停在和苏梦瑶聊天的界面,自己回复了一句“谢谢”。

什么狗屎回答。

果然对方就没再回话了。

的确,这时候苏梦瑶要是还能接上话题,那恐怕大川就要怀疑这个小姐姐是不是打算追自己了。

“你也笑得很好看啊”

好像不希望这个话题结束一样,大川接了一句。

“嘿嘿”苏梦瑶还附送了一个小猫脸红的表情。

话题就此终止。

没想到过了一会儿苏梦瑶又发过来消息。

“你今天上晚自习吗?”

“上啊”

“哪个教室呀?”

“206”

“实验楼?”

“是啊”

“能喝凉的吗?”

“无所不能”

“等等,你什么意思”回完无所不能她才认识到苏梦瑶似乎有所企图,但是手总比脑子快,消息已经发出去了。

“给你买了点喝的,一会儿给你送过去”

“…谢谢”

她有点迷茫了,这个苏梦瑶到底想做什么?

打完球回了班级,一杯冰的奶茶已经放在桌上,同班的女生说是一个短发的姑娘送来的。

刚坐到座位上就拿起手机给苏梦瑶发消息。

“收到了,谢谢你”

“不客气”

“放学一起走吧?”

“诶诶?不行不行我紧张!”

“叫上你的小伙伴一起呗”

“不不不那样多尴尬啊”

“好吧”

“都是同学,以后多一起玩就熟悉了”说完大川就后悔了,这个说法,还真是无比直男了。

“嗯……”

便又是长久的沉寂。

一连好几天,大川都没有碰到苏梦瑶,也没有她发来的消息。

也是,学校这么大,哪有那么容易遇到。她摇摇头自嘲地笑了一下,难不成还真给苏梦瑶这个小妖精迷了心窍。

跑步还是一样的跑,打球也是一样的打。

日子还是一样的继续,苏梦瑶这个名字就像一只落在窗棂的蝴蝶,渐渐被她淡忘了。

《流川》

早操还是一如既往的逃掉了。

“阿川,你被人告白了!!”几个室友一脸激动的靠近运动场角落的短发姑娘,“你看表白墙了吗,还点名是咱们寝室的,这得是个女生吧。”

被三个高矮不一的室友围住的女生显然一脸懵逼,“没有。”她只这样淡淡的回答,仿佛被告白的人与她无关。

几个室友七嘴八舌的探讨着告白的人是谁,她却全然无心听进去。呆呆地看着隔壁运动场里跑步的整齐队伍,这么快就有人告白了吗,她想,才刚回来没几天。想着想着唇角就挂上了一丝淡淡的笑。


特意加了表白墙好友,在表白她的那条下面回复:“可以被小姐姐喜爱,在下不胜荣幸。”还是这样显得绅士一点吧,多余的也不要说了,别吓到人家。

没想到晚上就弹出了好友请求,估计是那个告白的女生,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同意。

“小姐姐我觉得你又帅又可爱!可不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后面还跟了个可爱的兔子表情。

“刘明慧”

这个时候要高冷一点才能吸引女孩子的注意,嗯!

“叫我阿川就好”

“嗯嗯好的那我叫你川哥吧!我叫苏梦瑶”

“别叫川哥行吗”

“听起来挺社会的”大川补了一句。

“你是学什么专业的呀?”没想到她却完全不继续话题,拐了个弯直接岔到别的事儿上去了。

“计科”

“哦哦我是学金融的”

经管系的文科女生比较多嘛,估计这个苏梦瑶也得挺好看的。

“嗯”

本以为她还会再继续回些什么继续话题,没想到再继续就半句话都没有了。难不成她也装高冷呢?

丢了手机不再想这事儿,合眼之前还是在心里默念了两遍她的名字,苏梦瑶,苏梦瑶……

就这样不痛不痒的过了几天,差不多把那个苏梦瑶忘到脑后去了,却不合时宜的刷到一条她的动态,两张照片拼在一起,一张穿着半长不长甜得牙疼的裙子,一张穿着黑白的运动装,一张长发,一张短发。

这…这真的是同一个人吗?假发吧那是……

短发那张照片里头发短得快赶上自己了,还挺帅的。

好看倒是挺好看的,就是没想到头发短成这样,这…这真是跟我告白那姑娘吗?

而且名字还那么可爱!!苏、梦、瑶,居然是个短发的女生?!

大川的内心画了恐怕不止一个问号。

更不合时宜的是,隔天早上就在洗手间遇见了苏梦瑶。

穿着浅蓝色卡通睡衣的苏梦瑶。

大川站在洗手间门口,感觉进去也不是,站着也不是,只好尴尬的笑了一下,朝苏梦瑶挥了挥手。苏梦瑶明显也看到了她,笑了一下就进了里间。

站在门口,大川甚至怀疑自己走错了,退出去看了一眼确定性别没错才又进去。

然后,又遇见了正在洗手的苏梦瑶,大川只觉得脸上烧得不行,赶快装没看见走了进去。

不对啊,女寝怎么会有男厕所呢!

这么一想她更觉得自己的举动尴尬得要死。

《意难平(叁)》(圣火令×九曲青丝)

♡摸鱼
♡对不起各位了
♡评论是动力么么哒

合上后台沉重的铁门,隔离了里面的喧嚣和灯红酒绿,九曲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

巷子里的星点烟火明灭,又一支香烟跌落在皮鞋下。

未等反应过来,那边的人走近,一个反手将他扣在冰冷的墙上。

墙壁有些年头了,被人一震剥落些许碎屑。

“又他妈得重洗衣服。”九曲心里暗骂。他被人反扣,又无法看清身后人的样貌,只觉得人高马大,自己大抵是打不过的。

正盘算着怎么解决身后这个麻烦,他股间多了什么,整个人只能死死贴在墙上。

滚烫的气息就这样扑上人毫无防备的耳廓,带着浓烈的酒精气息,“宝贝儿可否赏脸与我共度春宵?”,话语和着厚重得甚至来不及散开的烟雾。

九曲向来是生人勿近,哪遇上过这样的人,上来就把自己几乎全身碰了个遍。但是他心里还是沉着气,心道这种流氓一会儿不理他便会自觉没趣的放开了。

等了半天,身后人没有再开口,只有沉重的呼吸一下一下打在耳畔。

九曲没料到是这样的结果,身后人一点放手的意思都没有,就连力道都没有减弱一分。

他甚至以为那人睡着了。

九曲轻轻扭了一下肩膀试图甩开人钳制,毕竟烟味太浓熏得他有些头疼。

不料那呼吸迅速拉近,烫得吓人的嘴唇直接贴在九曲耳背上,然后下移含住他耳垂吮吸。

九曲触电一般,身体一阵颤抖,他在人压制下疯狂扭动试图逃离,那人的力道加大,将人越扣越紧。

“你是谁!干嘛找我!”他终于受不了这种无端的欺凌,大声喊出了半天就想问的问题。

身后人一愣,放缓了动作,手放在人腰间将人环住,“是不是吓到你了?”他语气饱含试探,没了之前满满的侵略意味。

“当然。”九曲也平静下来,又恢复了平日的冷淡,语气中似乎还带着点不悦。

“对不起……我……”向来强势的人就这样带着点委屈给九曲道歉。“圣火令。”

那力道倏地消失,随后传来的是打火机的咔哒一声。

《意难平(贰)》(圣火令×九曲青丝)

♡文力下降
♡瞎写摸鱼🐠
♡我给你们安利大葱子!她超好!!
♡评论是动力!!!



“小美人有什么推荐吗?”他颜色不同的瞳孔盯着眼前的人,“我想要不醉不归那种。”

“有推荐,不过我不是小美人。”他执笔的手换了个姿势,指尖在酒单上一点。

——“今夜不回家”

圣火嘴角上扬,心道这名儿可真有意思。

“那就先……两杯?”

“好,圣火令先生还有人一起?”九曲在纸上写下点单递给调酒师,随口问吧台前的人。

“刚才没有,现在有了。”

听闻人这话九曲皱了皱眉,许是听懂了其中意味,又当作没听懂,转开头去给其他客人点单了。

圣火令等得无聊,手指在吧台冰凉的理石上敲打,声音却因为手套的隔断而显得不那么清脆了。他的目光在九曲柔顺的发丝上划过,跟随他发尾的摇晃跳动。长短不一的发丝似乎在人心尖挠痒痒,勾起一点点火星。

“圣火令先生,您的‘今夜不回家’。”

红色液体盛在透明玻璃杯里,在昏暗的灯光下现出蛊惑人心的诱惑。

圣火令的指尖在大理石上打出节奏,一路向前刚好抵住九曲递过杯子的手。

“鄙人可否有幸与美人共饮?”

“抱歉,卖艺不卖身。”九曲青丝挣脱人力道,收回手,还装模作样的掸了掸刚才圣火令摸过的地方。

圣火忍不住给人展示了最招牌的笑容,他也不恼,只是心里觉得这个人着实有趣。

杯沿贴近嘴唇,酒红色液体流进颜色略浅的嘴唇中,明明和着冰块,却是一阵灼热,从口腔烧灼到胃。

眨眨眼,微微模糊的画面里是九曲的白衬衫贴着紧实的腰身,让那股灼热再延伸到小腹。

越是想掩盖中和那股炙热,杯中酒便越少,越是喝着掺着冰的液体,那灼热便更甚。

品美酒,看美人,不一会儿圣火面前便多了两个空杯子,眉头微皱,他咬了咬牙,离开了座位。

九曲青丝又怎么会注意不到那道灼热的目光,日日如此,在前台工作,难免被人盯着看,不怀好意的也不在少数,他早已习惯。可今日的目光,似乎与以往有些区别。那人离开时,九曲青丝感觉身后仿佛少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