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is

一个无聊时产文的coser

《意难平(叁)》(圣火令×九曲青丝)

♡摸鱼
♡对不起各位了
♡评论是动力么么哒

合上后台沉重的铁门,隔离了里面的喧嚣和灯红酒绿,九曲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

巷子里的星点烟火明灭,又一支香烟跌落在皮鞋下。

未等反应过来,那边的人走近,一个反手将他扣在冰冷的墙上。

墙壁有些年头了,被人一震剥落些许碎屑。

“又他妈得重洗衣服。”九曲心里暗骂。他被人反扣,又无法看清身后人的样貌,只觉得人高马大,自己大抵是打不过的。

正盘算着怎么解决身后这个麻烦,他股间多了什么,整个人只能死死贴在墙上。

滚烫的气息就这样扑上人毫无防备的耳廓,带着浓烈的酒精气息,“宝贝儿可否赏脸与我共度春宵?”,话语和着厚重得甚至来不及散开的烟雾。

九曲向来是生人勿近,哪遇上过这样的人,上来就把自己几乎全身碰了个遍。但是他心里还是沉着气,心道这种流氓一会儿不理他便会自觉没趣的放开了。

等了半天,身后人没有再开口,只有沉重的呼吸一下一下打在耳畔。

九曲没料到是这样的结果,身后人一点放手的意思都没有,就连力道都没有减弱一分。

他甚至以为那人睡着了。

九曲轻轻扭了一下肩膀试图甩开人钳制,毕竟烟味太浓熏得他有些头疼。

不料那呼吸迅速拉近,烫得吓人的嘴唇直接贴在九曲耳背上,然后下移含住他耳垂吮吸。

九曲触电一般,身体一阵颤抖,他在人压制下疯狂扭动试图逃离,那人的力道加大,将人越扣越紧。

“你是谁!干嘛找我!”他终于受不了这种无端的欺凌,大声喊出了半天就想问的问题。

身后人一愣,放缓了动作,手放在人腰间将人环住,“是不是吓到你了?”他语气饱含试探,没了之前满满的侵略意味。

“当然。”九曲也平静下来,又恢复了平日的冷淡,语气中似乎还带着点不悦。

“对不起……我……”向来强势的人就这样带着点委屈给九曲道歉。“圣火令。”

那力道倏地消失,随后传来的是打火机的咔哒一声。

《意难平(贰)》(圣火令×九曲青丝)

♡文力下降
♡瞎写摸鱼🐠
♡我给你们安利大葱子!她超好!!
♡评论是动力!!!



“小美人有什么推荐吗?”他颜色不同的瞳孔盯着眼前的人,“我想要不醉不归那种。”

“有推荐,不过我不是小美人。”他执笔的手换了个姿势,指尖在酒单上一点。

——“今夜不回家”

圣火嘴角上扬,心道这名儿可真有意思。

“那就先……两杯?”

“好,圣火令先生还有人一起?”九曲在纸上写下点单递给调酒师,随口问吧台前的人。

“刚才没有,现在有了。”

听闻人这话九曲皱了皱眉,许是听懂了其中意味,又当作没听懂,转开头去给其他客人点单了。

圣火令等得无聊,手指在吧台冰凉的理石上敲打,声音却因为手套的隔断而显得不那么清脆了。他的目光在九曲柔顺的发丝上划过,跟随他发尾的摇晃跳动。长短不一的发丝似乎在人心尖挠痒痒,勾起一点点火星。

“圣火令先生,您的‘今夜不回家’。”

红色液体盛在透明玻璃杯里,在昏暗的灯光下现出蛊惑人心的诱惑。

圣火令的指尖在大理石上打出节奏,一路向前刚好抵住九曲递过杯子的手。

“鄙人可否有幸与美人共饮?”

“抱歉,卖艺不卖身。”九曲青丝挣脱人力道,收回手,还装模作样的掸了掸刚才圣火令摸过的地方。

圣火忍不住给人展示了最招牌的笑容,他也不恼,只是心里觉得这个人着实有趣。

杯沿贴近嘴唇,酒红色液体流进颜色略浅的嘴唇中,明明和着冰块,却是一阵灼热,从口腔烧灼到胃。

眨眨眼,微微模糊的画面里是九曲的白衬衫贴着紧实的腰身,让那股灼热再延伸到小腹。

越是想掩盖中和那股炙热,杯中酒便越少,越是喝着掺着冰的液体,那灼热便更甚。

品美酒,看美人,不一会儿圣火面前便多了两个空杯子,眉头微皱,他咬了咬牙,离开了座位。

九曲青丝又怎么会注意不到那道灼热的目光,日日如此,在前台工作,难免被人盯着看,不怀好意的也不在少数,他早已习惯。可今日的目光,似乎与以往有些区别。那人离开时,九曲青丝感觉身后仿佛少了些什么。


是我是我

赤纱:

妈呀又是一张图写明了我的心声(´Д`)

莫沫子:

没错是我!

林夕月:

职业精分患者一百年期效

这不就是我吗?

王权夜洺:

是这样。

《意难平》(圣火令×九曲青丝)

♡把我的小心心给你们换评论好不好
♡先发一点表明我写了!
♡爱你们!来!一起加入组织!


九曲抬起胳膊努力把青丝梳成高马尾的样子,他看着镜中的自己,微微向侧面偏头看看两侧是否有碎发,而后整理好衣领的褶皱,走出了洗漱间。

“人前绝不允许衣衫不整。”经理当初就是看上九曲这样的人生信条才聘请了他来做服务生。

如今九曲每日穿着熨得平平整整没有一丝褶皱的白衬衫和格子马甲来上班,在现代风格且主色调为黑色的装修环境中显得尤为瞩目。

快开场了。

九曲走进吧台,弯下身子去锁好小门。修长的手指执着软布去逐个擦拭消毒后的高脚杯,并将它们挂在杯架上。幽暗的灯光在玻璃杯的折射下呈现出暧昧的气氛笼罩着九曲周身,他如暗夜中的一朵白莲等人采撷。

酒吧中的人逐渐多了起来,各位工作人员也各司其职,投入工作。

九曲将酒单递给来人,“请问喝什么?”然后低下头在小本本上记好台号。

再一抬头,说话的语速有点跟不上思考的速度:“您……贵姓?”

眼前人一头茶色的头发,一双眼眸似猫,还是异色,眉间火红的印记更是添了几分妖媚。

“我叫圣火令。”他薄唇勾起,似笑非笑,眼眸似乎有着什么直将人定住。

来!一起玩!

荆棘鸟TZ:

这是个比较正经的(?)群宣
今日看点:明教护法下班还未打卡,为何就夺门而出
-
这个群
有个蠢萌的绿竹老大
有非常喜欢夜宵并且手艺特别好(特别会开车)的柳叶
有个完(沉)全(迷)无(作)害(死)的蛾眉
有个被圣火撩就会炸上天的淑女
有个多功能全自动发光发热制氧小孤剑
有两个祖宗很多辅佐不过来的白虹
有个沉迷赌博的九曲青丝
有个不会开车的杨家枪
有对尊上忠心耿耿特别机灵的飞燕们
有每天都gay了吧唧的倚天和屠龙(屠龙唱歌超好听)
还有古墓骨科势力
欢迎长驻√
特别欢迎不长弧的【孤寡势力默默哭泣qwq】
↓↓↓↓↓↓
梦间集公寓:280336297
【对了,虽然叫公寓但是是游戏原背景的,不要当做现代背景啊喂!】

《莫相遗》(圣火令×白虹剑)

♡恰逢友人别离,心绪难平
♡各位评论我才好有继续的动力
♡很爱你们!

白虹近几日经常能看见圣火。

除了必要的禀报事务的时间,圣火频繁地出现在剑阁,藏书轩,以及白虹的房前。

明教弟子众多,事务十分繁忙,除了几位护法每日尽职尽责的核对、批阅,还有相当一部分需要交由圣火处理。

对待教中事务,圣火从不嫌繁多,听取他人建议也是从善如流。

那他何来如此多的闲暇?

白虹正思索着准备去练剑,推开门又是那抹鲜艳的身影。

“大护法可是去练剑?”圣火像个孩子似的凑过来。

“是。”

“我随你一同。”

“不必了。”

“我怕你会受伤。”

“别伤到你自己便好。”

白虹总当圣火仍是孩童。

圣火闻言笑道:“我已经长大,可以保护你了。”

“还远呢。”

谈话间已到练兵场,白虹不再言语,开始练剑。一招一式,一板一眼,绝不拖泥带水,他也旁若无人。

圣火在一旁倚着石柱略感无聊,盯着白虹出神。

等白虹大汗淋漓地站在他面前才回神。

“想波斯美人呢?”

“中原美人在眼前,何必想远方看不到摸不着的?”圣火微微歪头,长长的睫毛随眼睑上上下下。

“随意。”他说罢便转身,沿来时的路走了。

这会儿,圣火又不知从哪儿回来,举着花给白虹。

“此乃优钵罗华,生长在无人秘境,你这是……”

“赠与你。”圣火不待人将话说完,便把花递到人手中。一同递上的,还有灿烂如春光的笑容。

如此一朵优钵罗,不知道历经了多少风霜。

“手里花是山中秘宝,眼前人乃心上明珠。”圣火那双异色的瞳孔盛了太多情绪,水波流转,勾人心魄。

白虹又怎听不出其中意味。

只是这样的话语,不应出现在这两人之间。

白虹想借个机会与圣火挑明。

毕竟明教圣物不可在外拈花惹草,招惹是非。

不过似乎每次圣火来时都带着准备好的事存心打断他的话语。


隔日,那红色身影又出现在藏书轩。

白虹步履匆匆,在廊子里激起回声。

“大护法!”见人回头,圣火快步追上,手里还拿着卷好的书,“请教大护法这个问题……”

“不会。”白虹瞥都不瞥一眼,便给了答复。想了想又加一句,“人道书中自有颜如玉,如今这颜如玉在我面前,书中的问题我便不会了。”

圣火皱了皱眉,旋即换上招牌的微笑。“大护法今日何来兴致?”他挑挑眉,道。

“见你便有。”白虹仍是那一副风轻云淡的神态,眼中不见丝毫笑意。

这次轮到圣火无言。

“与其他护法有要事相商,先行一步。”白虹微微颔首,转过身朝廊子另一头走了。

圣火目送他的身影在转角处消失,低头见自己仍手执书卷,日光照耀在漆黑的手套上,镀上一层半透明的金色。

该……如何是好?

淡淡的叹息消散在风中,朝着人身后吹去,无论如何也不能达到向前那人的耳畔了。

他想起那人练剑时,同样的日光给那人镶嵌的金边。

他想起那人伏在案旁时,额头细密的汗珠。

他想起那人下颌至脖颈的弧度,无比适合他亲吻。

只是这样的场景,还能再见到的太少,而回忆,将在往后的日子里,积压愈多。

一转眼,又到了飘雪的时节。

白虹立在马侧,面对着圣火一行送别之人。

“白虹不才,仅能侍奉教主至此,愿您今后,四季平安,一世无忧。”他拱手作揖,字字珠玑,掷地有声。

白虹黑白分明的发在烈风中翻飞,遮得脸上表情看不真切。

圣火微微颔首,道:“一别两宽,各自生欢。”他语气里没了往日的轻佻,语速又是不曾听过的慢,仿佛一句话说了一辈子。

他的声音那样的轻,风的力量足以抹去它的存在,可白虹听来,却是声声入耳,直将那字刻进心里去,将脆弱的心划得鲜血淋漓,面目全非。

白虹正将收回的手悬在半空,好一会儿才收起来。

翻身上马,他转头看人。

那双眼眸便成了世间绝唱。

梦间仅余西子镜,空照江城。

《琼英缀雪》(圣火令×白虹剑)

♡依旧脑洞产小甜饼
♡灵感来自可爱的人的id
♡求评论!
♡很爱你们!!!!!



又是一年小雪时。

圣火早就约好白虹一同踏雪。

白虹笑他:“这么多年了你还跟个孩子似的。雪嘛,年年都有,何必偏在此日出游?”

“孩子有自己的小心思咯。”圣火盯着白虹并不一致的眉色认真的回答。

白虹笑得爽朗,摆摆手道:“不去,不去。”

圣火微微一笑,任凭白虹从他身侧离开了。


初雪放晴,圣火站在山下,他披了件红色的大氅,手指抚过所牵之马柔顺的鬃毛,黑色手套在日光照耀下镀上一层金边。

他心里敲锣打鼓,拿不准白虹会不会来。

苍穹高远,云色淡然。偶然有几只麻雀飞着,也是格外的显眼。

日光有些刺眼了,圣火紧了紧缰绳,不然还是去寻他罢。

他翻身上马,鞋跟扣在马蹬上,金色与黑色相撞,发出金属独有的清脆声响。

不待圣火驾马,远处出现一个身影。

“何期良日得相逢。”

正是白虹。

圣火不禁微笑调侃:“曾有人说不来呢。”

“怎么,说好踏雪,你还带匹马?”说话间,白虹走近,抬手拍了拍马脖子。

“大护法上来便是。”圣火轻轻扬头,额前碎发随动作晃动。

白虹跨上马背,不等坐稳,圣火脚上就是一蹬。

“不想要我这把老骨头了也莫用这种方式。”白虹无奈地抓住圣火的氅子。

圣火闻言一笑,白虹似乎听到了什么,又很快在风里消散了。



山头斜照,马儿前行带起呼啸的风掀动着两人的发丝。

圣火在一个山洞前停下,兀自下了马。

“大护法不冷么?”他解下大氅,给也下了马的那人披好,“见你路上一直拉着,想来是喜欢,送与你。”

“多谢教主。”白虹点点头算是道谢,见人现今仍是往日衣着,又添一句:“那你……?”

“圣火护体。”他边回答边捻了一根树枝生起火来,又折了许多添进去。

“大护法在此等我。”

“去哪儿?”

“秘密。”




大约一刻过去了。

火苗有变小的趋势,白虹又去折了几根树枝添入火堆。

大约两刻过去了。

纷纷扬扬的又飘起了雪,比上一场更甚。

莫非遇上了什么?

白虹起身出了山洞想去寻他。

转个弯却发现圣火正躲在山洞的一侧,见他出来,眼角眉梢都盛上了笑意。

“在这作甚?”

“等你。”

“那刚才呢?”

“踏雪寻花。”

“哦?冰天雪地,可寻得着?”

“嗯,送你。”圣火上前一步,把小小的白色花朵别在人黑发一侧。

“娇花配美人。”他从不吝惜赞美的语言。

“多谢教主。”

细雪飘落,盖在两人身上,唯有笑容,灿烂过天边云霞。



寂寥小雪闲中过,斑驳轻霜鬓上加。
算得流年无奈处,莫将诗句祝苍华。

《占芳辰》(圣火令×齐眉棍)

♡助力邪教!
♡继续求评论
♡假齐眉,真圣火x
♡很爱你们的!!!!!



九陌喧,千户起,满袖桂香风细。

长安城的街市,自是繁华无比。叫卖各种小吃的声音混杂着人群的喧嚣萦绕在人耳畔。

前方街头一转,是一条声色诱惑稍稍逊色于主街的巷陌,男男女女压低了声音交谈,仔细听来仍是婉转。

圣火拉着齐眉,不由分说进了门面最阔的一家。

厅内富丽堂皇,梁上张灯结彩。且看莺歌燕舞,嬉笑欢愉。

台上的异域美人摇动腰肢,搔首弄姿。人人耳旁皆是悦耳的弦声与银铃般的笑声。

台下的齐眉却是眉头紧锁,眼帘紧闭,一下一下的扣着佛珠,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

“这位美丽的姑娘,可否与我取一壶酒来?”圣火朝身旁路过的女子眨眨眼,惹得人脸颊飞红。她点点头便往厨房去了。

明知他渴望遁入空门还要领他来这种地方,动摇我的信念,下次一定要拒绝。齐眉心中暗想。

本以为圣火一定会劝自己观赏这花红柳绿,却不料他仅是自斟自饮,望着台上的轻歌曼舞。

察觉到有人一直盯着自己看,圣火转头,刚好对上那一双深色的眸。他唇角微翘,道:“齐眉可是想与我同醉?”

“酒是佛门五戒之一,我只能看着你醉,然后扶你回去……休息。”齐眉脸上挂着些为难,低下头去,酒香却窜上来。

——圣火将那白瓷的酒盅递到齐眉唇边。

“可你并未皈依。”他眼中水波流转,齐眉自然知道他这般是醉态。

“圣火你不要任性了,你明知……”话未说完,酒香更盛,那白瓷做的杯子已抵在人唇边。

双眸相对,两人无言。

周围弦声已落,鹅黄玫粉也都隐入丛中,隐约从阁楼传来琴箫和鸣。

齐眉颊上红雾渐浓,圣火终于忍不住朗声笑道:“齐眉当真有趣至极!”

齐眉只道人是醉了,“醉了我便扶你回去休息,莫在这让人看了笑话。”

“去哪儿休息?”圣火眨眨眼,不等人回答便抬手戳戳齐眉的胸口,“我想去这里,不知齐眉肯不肯?”

“只有那里……可是已经住了一个你啊……”他耳鬓也染上了绯红。

《秋色冷》(圣火令×白虹剑)

♡熬夜产物
♡求评论
♡和初衷有差距
♡非常爱你们!!!

月色正好,微风轻轻卷起早已松动的干枯树叶,打着几个旋儿就飘落在那分界清晰的长发上。

江湖中人,多数爱酒。

白虹眉头紧锁,凝视着月亮,一手执杯,宽厚的手掌衬得酒盅愈发小巧。

睹物思人。

他想到,月凉似水,同样的月光照在那白雪皑皑的昆仑山上,想必更添几分清冷。一片圣洁中,鲜艳的衣袍被风鼓动,衣角翻飞……

怎又想到那人?

用力摇摇头,白虹将杯中物一饮而尽。

辛辣混着滚烫一路向下,烧灼着胸腔和腹部,驱散了初秋的寒意,却驱不散无端而来的忧愁和思念。

琼浆玉液见底,白虹却并无醉意。

人道“料峭春风吹酒醒”,这秋风却比春风冷,不如心冷。

白虹用剑挑了坛子的泥封,手掌在坛口一抹,香气便悠悠的散出来。

清澈的液体冲击带着缺口的瓷碗,一次又一次,只有叹息。

月至中天,夜愈发的黑了。

“大护法怎的独自买醉?是有佳酿不肯与我同饮?”鞋跟点地的声音由远及近,不用想也知道是圣火令。向前走时,风将他的衣摆向后吹动,他腰间的装饰随着步伐的节奏沙沙作响。

白虹手上不觉加了力道,捏着碗的手指骨节泛白,却是头也不回,道:“你怎么回来了?”

“来见你。”日思夜想的火红身影出现在白虹面前,站定。他微微欠身,抢过人手中的碗,而后仰头饮尽。

晶莹的水滴还挂在圣火令的唇角,他也不理,只是把碗还到白虹的手里,然后站在人身侧与人一同望着空中的白盘。

白虹自然知道圣火令在干什么,他把碗往旁边一放,起身往与圣火令相反的方向绕过桌子,往房间去了。

听见了点声音,白虹不由得笑容挂上唇角,他想象着圣火令金色的鞋跟与地面不断磕碰的样子。

他抬手去推门,却被一只有力的手扳住了肩膀,不受控制的回身摔到了冰冷的墙面上。

咔哒一声,鞋跟和墙面接触,圣火令修长的腿支在白虹身侧,将他困在狭小的夹缝中无法逃离。

冰冷的手指扣上白虹的下颌,再用些力下颚骨便会断开。

“我不远千里,快马加鞭,为了赶回来看你,你仅仅一句话问我?”圣火令灼热的气息带着咄咄逼人直冲面门而来。

“辛苦了。”为躲避圣火令眼中的柔情和怒火,白虹只好阖上眼帘。

圣火无言。

白虹睫毛轻颤。

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随后而来的便是柔软且带着酒的香气的深吻。

江湖中人,多数爱酒。

《朝朝暮暮》(圣火令×金铃索)

♡七夕小贺文
♡继续求评论
♡半小时极速挑战,构思不太清晰,有问题欢迎探讨。
♡爱你们哟!!!
♡今天依旧是不会起标题的一天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圣火令手捧书卷,悠悠的读着诗,仔细想着其中的意味。

中原人当真是有趣。

转头去看一旁端坐着的金铃索,他似乎也在出神的想着什么。

“金铃儿觉得这首词是什么意思?”圣火令微微歪头看着金铃索金色的瞳孔,不知是探寻问题的答案还是摸索眼前人的心思。

金铃索没有出声。

“金铃儿?”圣火令眨眨眼,“在想什么呢?”

“嗯……?”金铃索这才回过神来,嗫嚅着发出一个音节。

“小花猫想事情都是一边舔爪子一边想的。”圣火令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眼中写满狡黠。

“啊……”金铃索声音轻轻的,赶忙低下头去看自己的手。

——当然什么也没有。

等金铃索再抬起头想要嗔怪圣火令调戏人时,圣火令温热的鼻息已经近得可以扑到金铃索的脸上。

“你干什么!干嘛离我那么近!”金铃索把身子向后挪了挪,试图离圣火令的脸远些。

“我在读出神的小花猫的心思呢。”圣火令把头歪了一个不易察觉的角度,有几缕发丝从肩上坠下,滑落到胸前。

“谁是小花猫。”金铃索又换上往日的样子。

“不给我解释问题的是小花猫。”

“什么问题?”

“那首词,什么意思?”圣火令抖抖手中的书。

“《鹊桥仙》,就是讲织女牛郎鹊桥相会的故事。”金铃索想了想,尽量用最简单的话给这个波斯人概括了一下。

“那…金风玉露,可是如此?”圣火令眸光灼灼,拉过金铃索的衣袖,吻了一下袖口的铃铛。

“你这是做什么!”金铃索赶忙抽回衣袖,防备似的瞪着人。

“金风玉露。”圣火令十分认真的重复了一遍。

见人仍是一副不解的样子,圣火令指指铃铛,“金风。”又指指自己的嘴唇,“玉露。”

“胡说!”金铃索瞪着人,脸颊却悄悄泛起了红,“那、那朝朝暮暮呢?”

“朝朝暮暮,就是你和我。”圣火令盯着金铃索,眼中盛满了认真。